您的位置: 即墨信息网 > 历史

山西運城市鹽湖區南城的非法開采鐵礦0

发布时间:2019-11-09 01:56:54

山西运城市盐湖区南城的非法开采铁矿

装好炸药,点着火后,卫代红和田爱国就赶快退出坑口可是,过了好一会儿坑里并没有爆炸大家犹豫着,不敢去查看“烟都不冒了,还不赶紧去看看,等炸药失效了,还干什么活”老板发话了卫代红和田爱国只好磨蹭着进坑口查看“轰”地一声巨响后,卫代红便失去了知觉……   2004年8月28日8点多,运城市盐湖区南城办事处西姚村照南沟一处非法开采的铁矿发生爆炸,作业现场的两名民 工,卫代红重伤后自己挣扎着爬出坑口,被送到医院抢救,9月 12日死亡卫代红的妻表哥田爱国被埋在碎石3天后,才被挖了出来,直接送到了运城市火葬场的太平间   两条年轻生命悲惨罹难,身后留下的不是病体羸弱的老人,就是妇女和吃奶的孩子,突如其来的打击已使他们悲痛欲绝,在有关部门间奔走求告20多天后,疲于奔命的他们发现铁矿的老板已经神秘失踪,事故的原因却仍稀里糊涂,案情愈加扑朔迷离,至于事故的善后解决,更是那么遥遥无期     偷矿,还是……   据当地警方透露,这一事故涉及铁矿老板马立鹏、李运平以及发生事故矿区的探矿证法人李三亮目前只有李三亮已被警方刑事拘留,而马立鹏、李运平还没有被缉拿归案然而,李三亮却认为自己是被冤屈的9月17日,盐湖区南城办事处义同村党支部副书记李三亮向当地有关部门提供了一份书面说明:   “2001年,为了发展地方经济,我们5人合伙申请办理号探矿许可证,此证已于2003年到期上交,现仅只办理了保留证,也就是说从2003年后至今我们在该区域没有探矿权,没有采矿权,而事实上也没有进行任何探矿和采矿工作2004年8月28日发生在西姚村照南沟的死亡事件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事后才知道,此次事故的发生是同为我村的马立鹏、李运平和四川籍的罗刚、夏县的两名死者(不知姓名)合伙盗矿所致现在公安机关因事故发生在我们的探矿区,而我是该探矿区法定代表人让我承担,实为不妥,一、此次事故的发生是因为合伙偷矿所致,我们未采取任何伤及人身的设防没有制造任何的安全因素二、号许可证已经到期,就是不到期,也不应以此作为承担的依据,因为我没有和其形成任何负有的法律关系;三、如果有关系,那就是偷与被偷的关系,就这一点来说,他们是致害人,我是受害人,让受害人为致害人承担与法有悖,诚望司法部门依法处理”   果真如此吗9月21日下午,负责调查此案的盐湖区公安分局治安科周爱华科长认为李三亮是在推卸周科长告诉,关于探矿证过期的说法站不住脚,因为公安部门已经和盐湖区国土资源局核实过再说如果马立鹏、李运平等是偷矿的话,李三亮为什么不报案李三亮说马立鹏、李运平等开矿自己不知道,更是胡说因为警方调查到,事故发生后,李三亮和马立鹏、李运平等还把受伤的卫代红送到了医院,支付了2700元的费用,第二天,李三亮就跑得不见踪影,还换了号码,警方费了好大劲才抓住了他     “没问题,没,他跑什么”周科长反问道     村支书出面试图私了   事故发生后的第6天,也就是9月3日,远在夏县泗交镇马家匣村的卫代红家人得知情况,是正在运城市中心医院等待救治的卫代红托护士给他夏县县城的朋友打了原来,8月28日卫代红受伤后被送到盐务医院,第二天转入运城市中心医院,但是李三亮和马立鹏、李运平当时交了2700元钱,就再没有露面而此时,由于交在医院的押金告罄,遍体鳞伤,奄奄一息躺在重症监护区的卫代红迟迟不能手术……   9月3日,受害人家属赶到运城市中心医院发现,事故中另一个遇难者田爱国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田是夏县泗交镇李水堂村人,卫代红的妻子的表哥   田爱国的父母和弟弟找遍了运城的几家医院,无功而返9月4日中午,他们到了西姚派出所报案,被告知这个案子,区公安局和国土局已经介入,还是去找上面吧至于田爱国,“到火葬场找找看”随后,田的家人在火葬场冰柜里见到了田爱国的尸体“就是我哥,他门牙有个小豁口”田爱国的弟弟告诉   随后,盐湖区南城办事处义同村支书张军平出面了需要说明的是,李三亮、马立鹏和李运平都是义同村人   “活着的人还在医院,继续治疗,死的人已经死了,你们讨论一下,拿个方案,公了,还是私了”张军平说如果私了,田的家人要20万张军平说:“我做不了主,回去和老板商量”并约好第二天上午8点在医院门口见面第二天,张军平来了说“老板两万都给不了”双方不欢而散后来,田的家人再和张军平联系,得到的答复是:“老板说20万不可能,让你们随便到那里告,就去那里告去吧”   9月21日上午,赶到义同村,欲就此事和张军平核实,但没有见到他,拨打,联系不上     谁来为此承担   9月6日,受害人的家属找到盐湖区政府信访办后,被介绍到盐湖区劳动社会保障局该局陈文波局长表示,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把受伤的卫代红抢救过来随后就派人到医院为卫代红交了2.5万元医药费   9月21日上午,陈文波局长接受采访时称,盐湖区非常重视此事,已经开过几次联席会议,但目前的问题是由于铁矿老板跑了,事故没有定性,不好处理陈局长表示,如果已经查清了,铁矿是合法的话,我们就按正常工伤、工亡处理;如果是非法黑矿,就按非法用工处理   9月21日下午5点,赶到盐湖区国土资源局办公室值班人员称有关领导都不在,具体工作人员因为参加中午的拔河比赛后,都回家去了当对上班时间内相关业务部门工作人员却不在岗的情况表示诧异时,旁边有人说:“这算不了什么,因为国土资源局要和市里某机关合并,面临人事调整,所以大家工作不在心上”   之后,在该局辖区下的西姚村、义同村采访时又见到非法开采情况确实是触目惊心的事实   以收购铁矿石的名义了解到:在位于运城盐湖南畔、中条山北麓的西姚村、义同村一带,非法开采铁矿活动相当猖獗,铁矿石都是在当地加工成精矿粉后,再销往外地目前当地加工铁矿石的场子有七八家,足见铁矿石产量之大   从当地有关部门得知,由于一个月前河津发生事故,目前盐湖区对于采矿企业的炸药停止供应,不准生产可是,9月21日上午,在义同村南的一条山沟里,遇到不少当地村民骑着摩托车往外驮用编织袋装好的矿石,十多处铁矿坑口外,倾倒出的矿渣湿润新鲜,显然仍在偷偷生产而住在沟口的老大爷的话也证实了这一情况:“3天前的夜里从沟里拉出去3汽车矿,你要收矿等几天再来吧”   “前一个阶段,我们夏县的黑矿全让炸了,老板被抓了,现在没人敢私挖滥采,怎么盐湖区还会有黑口子”受害人的家属认为不是黑口子的存在,卫代红和田爱国就不会送命,也不会出了事故后,老板跑了没人管   当地一位政府人士则认为,在血淋淋的事实背后,反映出的是一些部门不遵守有关的法规,以及玩忽职守事故猛于虎,所以,说到底,各级政府、部门只有把工作完全落到实处,才能制止非法铁矿继续肆虐吃人   2003年10月3日15时10分左右,湖南娄底市大建煤矿南平片采区126水平补充运输巷在掘进时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6名矿工当场命殒井下据娄底市煤炭工业局工作人员介绍,9月29日,该运输巷曾发生煤与瓦斯突出,突出原煤40多吨事后,该巷道一直停止作业直至10月3日,该矿在没有施工补充措施的情况下,6名职工进入该区域清理浮煤和修理巷道,刚好把浮煤清理完毕,挡头再次发生煤与瓦斯突出,突出原煤60多吨,造成6名职工遇难10月6日11时30分,即大建煤矿矿难事故的第四天,娄底涟源市安坪镇联营煤矿在石门揭煤的时候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7名职工当场死亡   2004年7月的一天,位于孝义市南阳乡坪子山村的一座铝矿发生矿难一名矿工在井下检修通风设备时失足,后有5人相继下井救援,初步推断,6人均因缺氧窒息而死当日18时55分,第一位遇难者尸体被抬出坑口,至20时30分,最后一位遇难者的尸体被抬出据南阳乡分管矿山安全的张副乡长介绍:该矿的采矿手续正在申请办理6月中旬,乡里曾经下达书面停产通知,但该矿仍在私自作业,以致引发矿难该矿矿主朱学慧在事故发生后下落不明   2004年2月27日晚19时48分,当最后一名矿工成功获救后,现场围观的群众和抢险队员们顿时一片欢呼至此,金华双峰砩矿坍塌事故中被困于井下的15名矿工,除两名当场死亡外,其余13名获救   双峰砩矿是一个经过有关部门批准的老矿区,日产砩矿30吨左右,有一个井口、一条竖井道和三条横矿道三条横矿道分别位于地下100米、150米和180米处事发时,在100米深的矿道内作业的矿工有3人,150米处的有两人,180米处的有10人事故原因初步认定系邻近的废弃矿局部坍塌形成的高压气浪冲破了150米深矿道和180米深矿道之间的井壁,毁坏了井道内的升降设备,13名矿工分别被困在地下150米和180米处的作业矿道      

云南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