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即墨信息网 > 星座

维多利亚的秘密 第860章 砰砰博士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0:17

维多利亚的秘密 第860章 砰砰博士

宇海君看金融系统的理论看得如痴如醉,世界上居然有如此精妙的安全系统,一切都是公开的,反而毫无破绽。?

在这个级系统的基础上,帝国中央银行负责检查各大金融机构接入这个体系是否合法合规,比如:行的客户端是否被恶意修改,钓鱼执法,故意试探个机构的块链,看他们是否被延迟交易、伪装交易。

依托这个分布式的存储和加密体系,每隔机构都可以行自己货币,用自己的资产、股票、债券来抵押给算力挖矿机,可行相应额度的货币。

市场上有为银行保险的公司,还有为银行保险公司再保险的公司,最终再保险公司会接受央行的监管,审查它们的资产安全性,提供最终的保险,通过保险额度和同业拆借利息的浮动来防止过度投机或者流动性匮乏。

跟挖矿机提供算力的原理类似

,凡是参与行货币的机构,本身也会因为货币的整体通货膨胀(铸币税)而获取一定的利益,所以凡是有一定资产的机构都热衷于参与行货币,成为资产保值的一种投资手段。

银行业保险公司承担着做市商的角色,保证每种货币都有市价,并且可以随时流通,只要是投了保的货币,基本上等同于硬通货。

在资料里,宇海君还看到了他刚刚接触的窗边藤子魔物娘的属性,居然也跟分布式存储系统有关系。

同样的,凡是“雇佣”窗边藤子魔物娘的用户,其身份信息都被加密后分布式存储于所有的客户端,利用类似货币行络的级加密解密算力来保证信息安全。可以说,货币行络的原理已经深刻地影响了整个互联。

不管是的士魔物娘、腕带魔物娘还是电脑魔物娘,使用的都是通用p构建的另一种加密解密算力集成,被称为魔物娘算力。

了解了魔物娘的工作原理,再通过官方行的软件完整性检测工具,可以保证**的安全,也就是说,现在宇海君使用的窗边藤子系统居然就相当安全的,这个可没想到,他还以为这个黑吧的老板会玩什么猫腻呢。

不知不觉间,时间来到了9:3,鸠羽紫来到远洲鼠的身边,说:“快1点了,我们该回寝室了。”

这个时候,远洲鼠才觉,他们居然忘了问老板“哪儿有办信用卡的?”

吧真是黑色产业链一条龙,政府知道小孩子没有自制力,所以也不允许保育所的小朋友办信用卡,但是,银行有办法。

大银行不敢做,私人银行敢。跟米隆君一个人就开诊所类似,银行也有一个人干的。

砰砰博士撞球的老板给他们介绍了一家私人银行,叫兰德银行,员工只有一个:老板本人,名字叫兰德。

兰德的业务就是专门给仙女圈保育所的小朋友达成君子协定,虽然没有法律效力,但因为大部分的孩子毕业之后都有一份稳定的高收入,所以基本上回款没有问题。

即使剩下半个小时,兰德君也迅赶到了砰砰博士,满脸堆笑,和气生财:“哇,你们三个一起办卡吗?真是太感谢了,我一看三位的面相就知道‘**************’,放心吧,我马上给你们办。填表,1分钟就k!”

接下来,兰德君开始讲办卡的规矩,原来,他们刚刚出生的婴儿额度就比较小,因为不知道他们的秉性。放贷的最喜欢老实孩子,是不是老实,最重要的就是要看他们是否学习成绩好,考勤优良,像远洲鼠这样的特立独行的会被记录下来,是会减分的。

兰德君还有创收的歪招——跟附近的商户合作,他行的信用卡在合作的商户那里会打折,从商户那里捞钱,兰德君自豪地说:“保育所附近有三分之一的商家都有我们兰德银行的l标记,代表你们可以在他们那里使用我的信用卡。如果你们要购,可以到砰砰博士来,这里可以帮你们收包裹。”

大家伙都在点头,一边填表,然而,錆青磁和远洲鼠对望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想法,要是有了钱,买了自己的电脑,谁特么还来这里上啊?很是怀疑砰砰博士的模式能持续,倒是兰德银行的生意模式不错。

后来他们才知道,保育所孩子都不许申请上,真是悲催啊。

纳尼?只有1块的额度?而且利息高达17%,如果下个月他们不偿还,就要支付如此高的利息,三个孩子表示很失望,他们要的大别墅显然是不可能的了。刚刚出生的宝宝果然没人权。

算一算,保育所三年生活,一年1.2万,一共36,每年还要17%的利息,真是不便宜。

鸠羽紫看看自己的两个小伙伴,自己有一些犹豫,而錆青磁和远洲鼠都果断地提交了表格,把自己的所有资料都如实地填上了,他们就是自信满满的男孩子,认为36分分钟可以连本带利偿还。

鸠羽紫只好也随大流,完成了手续。

远洲鼠不知道这个放贷的家伙该如何讨回这个不合法的对保育所孩子们的贷款,也许是根据情报络找到那时的孩子工作的单位,高举横幅,横幅上写着“冤有头债有主,老王欠我三万五!”之类的技术吧。

兰德说需要几天时间来考察他们的真实信息,一周之内他们就会开始有每个月贷款1金蛋的信用。

“拜拜!”办完了手续,兰德离去,这时,三个小伙伴才看清楚兰德穿着一件马甲,后面写着“远离非法集资,共建和谐仙女镇”“防范非法集资,人人有责”。

錆青磁和远洲鼠对望一眼,为之捧腹。

他们严重怀疑兰德银行就是暗中搞非法集资的,要不然他一个光杆私人银行哪里来的那么多资金?

远洲鼠眼珠子骨碌骨碌转动,錆青磁现了,说:“你在想什么?”

远洲鼠:“我希望很快就能够赚钱还消费贷款,你说,如果我们解决了保育所的孩子们用自己的电脑上的问题,是不是可以大赚一笔?”

錆青磁:“如果这个问题好解决,砰砰博士的生意就被我们抢走了,可见不好解决。”

远洲鼠:“如果好解决,也轮不到我们了。我决定在吧里继续找资料,你们先回去吧!”

“不行!”鸠羽紫和錆青磁同时叫了起来。

鸠羽紫解释道:“班长会给夏萝桑打小报告的,如果我们一起出来却不一起回去,我们也一起被批评了,你就等一等吧,明天晚上再来不可以吗?”

看到鸠羽紫哀求的眼神,远洲鼠终于叹了一口气,垂头丧气地跟他们一起回去了。

第二天,见到远洲鼠之后,夏萝桑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被坏人拐跑了呢,昨天下午去哪里了?”

远洲鼠说:“我昨天去了镇政府,看到了机械人跟飞天武警生武斗,好刺激啊!”

“什么!”夏萝桑:“快说说当时的情况!”

远洲鼠在保育员还小伙伴们的注目下,添油加醋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当然,地下通道的事情略去不表,以免耽误机械人义军的好事。

夏萝桑:“你说你跟自媒体主播小曼建立起了友谊?不错啊,她现在在上很火,因为正在起诉初音电视台,索要1万金蛋的赔偿呢。”

远洲鼠:“是吗?真么快就传出来了,昨天她还跟我说要1万,可能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策略。”

鸠羽紫敬佩不已:“你还敢拦住飞天武警?好勇敢哦!”

远洲鼠大义凛然地道:“我不能让他们滥杀无辜,机械人也是人,其实我是准备去镇政府散步支持机械人的解放运动的。”

夏萝桑咯咯一笑:“你的想法好先进,今天早上报道,我们镇长都同情机械人暴徒呢,不过,暴徒毕竟是暴徒,他们要受到惩罚。”

远洲鼠暧昧的一笑,镇长这是被逼无奈,看来机械义军们的计划进展得很顺利啊,镇长大人已经被暗中控制了,谁让他有把柄被拿住了呢?

因为保育所里的学习就是玩耍,大家都很放松,远洲鼠问夏萝桑:“我们保育所的学生为什么不允许自己上?其实我们可以通过上学习很多东西,昨天……咳咳,我到外面查了金融系统的资料呢,上的资料可能比夏萝桑讲的更清楚。”

夏萝桑:“你偷偷去上了啊,我早就听说保育所附近有黑吧。下次不要去了,这是违法的,如果再被我现,你可能就不允许出校门了,你要好好想一想这个后果。”

远洲鼠听到如此可怕的绝罚,感到瞠目结舌,跟鸠羽紫和錆青磁对望了一眼。

想想这些过了1点钟就不让他进门的机械保安,他们什么做不出来?如果困守保育所,岂不是跟坐牢差不多?

远洲鼠气愤地道:“我们明明已经拥有了接近成年人的知识,为什么还要管制得如此严格?我可以辍学!”

夏萝桑严肃都道:“你们知识是还可以,但是缺乏融入集体的习惯,保育所这三年的学习,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培养你们成为集体生活的一部分,告诉你们,如果不融入集体,不服从社会分工,你们就会像后街那些小摊贩一样穷困潦倒,每个月了不起赚个1、2金蛋。

而如果你们服从体系的安排,随便一个工作都可以上到8金蛋,还有各种福利,收入稳定,受人尊敬。”

南京京科医院地方在哪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需要多少钱
南京京科医院是哪级医院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大概需要多少钱
南京京科医院在哪个位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