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即墨信息网 > 星座

道 第100章 阴阳玉佩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0:19

道 第100章 阴阳玉佩

姬家大殿占地广阔,修建极具气势,殿外有两只百丈妖兽石像坐镇,眼眸灵动宛若活物,好似随时都会复活展露狰狞爪牙,通体弥漫淡淡威压令人尚未靠近心中便是忍不住心生敬畏。

此刻遁光如潮自远方呼啸而来落在那大殿之前,遁光收敛露出姬缮等中州各方势力修士,尽皆面色肃然步履匆匆向殿内行去。片刻后各方修士按照宗门实力依次落座,气氛稍显凝重。

姬缮此刻反手拿出一枚传信玉简,少顷扬手抛飞,淡淡道:“老夫已经发出了传信玉简,片刻后便会有宗门长老带来契约法宝

,现在还请流云、枯生子两位道友上前。”

萧晨闻言目光微闪向那枯生子看去,两人视线对视,尽皆看出彼此心中杀机,继而遁光微闪,身影同时出现在殿内,向那姬缮恭谨施礼。

时间点滴而过,片刻后殿外步入一名老者,须发皆白身穿玄奥道袍,虽体内并无半点气息流露,却依旧可以将众人视线瞬间吸引而来。

姬家主姬缮看清来人,面色瞬间一变流露深深敬畏之意,此刻赶忙起身向前迎去,恭谨弯腰施礼,道:“大长老,您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姬家大长老姬若海,修为达到不坠后期大能存在!此刻包括那无极子、洞玄子等人目光扫来,也为流露忌惮之色,显然知晓此人神通厉害。

姬若海轻笑点头,道:“闭关不出已经许久没有见到诸位老朋友了,是以方才收到家主传信,老夫便亲自赶来瞧一番热闹,也顺便与诸位老友打个招呼。”

言罢此人团团拱手,“诸位道友许久未见,不知这些年过得可好?”

无极子、穆洞玄等人尽皆起身还礼,不敢有半点托大。毕竟姬家这老不死实力深不可测,恐怕已经无限逼近于尊者层次,寻常不坠后期修士绝非敌手,自然令人心中忌惮。

姬缮让开主位自动在下首蒲团落座,姬若海微微一笑却也没有拒绝,安然落座目光在场中扫过,看过萧晨时目光微微一凝,继而不着痕迹转到别处。

萧晨心中微突,方才那姬若海目光扫来,让他心中生出淡淡感应,此刻眉头不觉皱起,暗道难道被此人看出了一些端倪不成?

姬缮向姬若海微微拱手,道:“请大长老将契约法宝祭出,也好完成今日测定。”

若海淡淡点头,此刻手上灵光微闪,一枚阴阳黑白双色玉牒顿时出现手中,约成人手掌大小,样式古朴造型华美,其上篆刻有无数繁杂纹路,显然不是寻常之物。

“姬家古宝阴阳玉佩,滴入鲜血自成契约,可测修士所言真伪,若有虚假必会承受契约反噬,两位道友谁先开始?”姬缮恭谨将那阴阳玉佩拿在手中,扬手一抛此物顿时悬浮在萧晨、枯生子两人面前,散发淡淡灵光,其上阴阳黑白双色流转隐约透出玄奥气息。

萧晨闻言目光微闪,淡淡道:“既然此事因晚辈而起,那便由我开始。”言罢,萧晨便将方才所言完封不动叙述一遍,语落屈指一弹一枚血珠顿时落入这阴阳玉佩之内。血珠融入,这阴阳玉佩顿时爆发出黑白双色,流转间隐约成双鱼影像,鱼目射出四道黑白神光落在萧晨身上,半响后缓缓消散。而从始至终,萧晨面色平静,未曾流露半点异色。此刻待到测试完毕,略微拱手后退一步。

姬缮微微点头,道:“黑白神光并未反噬,可见萧晨道友所言不假,枯生子道友,此刻你还有何话可说?”言到后来,语气微微透出冷意。

周边各方修士目光随之扫来,尽皆寒意吞吐。虽然修真界暗中杀人夺宝残杀修士之事并不在少数,但一旦曝光便会变成麻烦,尤其是在玄煞界内,出手杀害通同道修士,按照规定一旦发现严惩不贷,将会被彻底灭杀。

但此刻在众人目光瞩目下,那枯生子面色却是极为平静,淡淡道:“晚辈无话可说,虽然不知这流云使用何种手段隐瞒过阴阳玉佩探测,但晚辈同样愿意接受测试,到时诸位道友再下定论不迟。”言罢此人直接上前一步,沉声道:“方才那流云所言不过是信口胡说败坏我北邙宗声誉,半点不可相信!”言罢如萧晨一般向那阴阳玉佩内打入血珠。

血珠融入,阴阳玉佩发生变化,但令人震惊之处却在于双鱼眼内爆发黑白神光落在那枯生子身上,片刻后同样缓缓散去,竟没有发生半点异样。

这般一来,两人所言居然全部为真!这点显然并不成立,萧晨与枯生子两者其中定然有一人说了谎话,但不知使用了什么手段,竟是将阴阳玉佩内契约之力隐瞒了过去。

姬缮面色难看,那大长老姬若海目光也是略显阴沉。家族古宝出现这般情况,这两人面上无光,心中自然光火。

萧晨心中微突,眼神彻底阴郁下去,目光向那百鬼道人扫去,果然看到这老鬼眼中得色一闪而过,显然这枯生子可以过关正是因为此人暗中做了手脚。

枯生子面上流露冷然之色,此刻豁然转身,寒声道:“流云此人败坏我北邙宗声誉,此事在下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既然流云道友污蔑枯生子暗害与他,此刻在下便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

言到此处枯生子转身,团团抱拳,道:“今日诸位前辈尽皆在此,为了洗刷枯生子名誉,晚辈欲要与这流云全力一战,生死无论!既然阴阳玉佩无法测明真相,这般选择也是最佳方法,因为今日无论如何,枯生子都不可能放任这败坏我北邙宗声誉之辈活着离开此处!”

萧晨心中冷笑,此刻淡淡开口,道:“枯生子道友这般提议却是极好,流云也必然要将道友头颅斩下,否则怎能消解心头之恨。”

两人目光交接寒芒四溢,体内尽皆爆发出森然杀机,半点不曾遮掩。虽在姬家大殿有所顾忌并未爆发本身修为,但即便如此,这杀机对憾已然将殿内气氛化为死寂凝重,令人心中不觉微沉生出淡淡心惊。

萧晨、枯生子二人此刻行动已经表明,今日他二人必将只有一人可以活命,失败者将落得魂飞魄散被彻底灭杀境地!

长治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聊城治疗龟头炎方法
潍坊癫痫病医院费用
长治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聊城治疗龟头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