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即墨信息网 > 星座

轮回永叹 第一百零四章 灼热·边缘策略(四)

发布时间:2019-10-13 22:05:14

轮回永叹 第一百零四章 灼热·边缘策略(四)

“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不能浪费,现在应该行动了。”叶轻眠缓缓从沙发上站起。

“需要我们做什么么?”刘狄问道。

“保存好体力,少说话,少活动,少思考。可以像一具尸体一样安安静静的躺着。”没人觉得他在开玩笑,因为叶轻眠的表情很认真,跟往常的他有些不一样。

“为什么?”金秀什问出了心中不解。

“因为一个被忽略的关键因素,十分致命的因素——温度。”叶轻眠感受着四周的气氛,从最初进入场地的微微冰凉,到现在的温和适中。按照每回合上升1℃的设定来看,现在室温应该是27℃,待到第11回合可以投票的时候,温度会上升到31℃。

而按照现在的发展来看,距离第一个人成功获得15个信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迟早,这里会变成灼热的地狱。到时候考验的将不再是计谋的优劣,或许更多的是体力的比拼。

“你要做什么去?”刘狄问道。

“有3人出现领先优势,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人投出接受票,只能无限僵持下去,所以我要把大家拉回到起点。”

“可是领先的有两个是我们自己人啊。”刘狄感觉有些可惜,似乎不甘心领先优势就这么没了。毕竟自己从来没这么靠前的接近轮回游戏胜利。

“安心,虽然在此回到原点,看似之前的回合都浪费掉了,实则不然。我已经掌握了必胜的信息。”叶轻眠肯定的看着刘狄和金秀什。“一定要想办法把钟铭、白点点、苏漫城这三个家伙干掉。虽然跟他们么什么关系,但又机会能让他们去给灰宫告陪葬,我不介意抓住这个机会。”

“灰宫告是谁?”刘狄下意识的问道。

叶轻眠叹了口气,不过随后露出了微笑,灰宫告,哥们可是还记得你,“你们好好休息,我要去找人谈一谈。”

叶轻眠正准备行动,却看见钟铭一个人目的性十足的冲着一个方向走去。“也许我可以先等一等了。”

会议厅的面积很大,里面却堆放着很多摆设,足以让每个小团体找个一个相对私密的交谈环境,四周的小房间很多,让有心想要避开他人视线的人可以找到合适的场地。

孙菲菲、罗诺、山茶、王千山4个人正在一个被盆栽包围的小角落无声的对坐着。目前的局面对几个人来说十分不利。如果持续全员拒绝的话,那么最后大家一起死。

如果有傻子继续自毁,那得利的也是从最初就开始一直投拒绝票的那3个人

,而还有另外3个故意自毁的人的意图还没有暴漏出来。

现在似乎完全成为了陪衬,一场巨人博弈间的小蚂蚁,随时可能被踩死,这种感觉让4个人很不安。

“这里空气不错。”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几个人身边,因为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4个人都没及时发现钟铭的到来。被声音惊醒后的几人迅速起身,十分戒备的看着钟铭,眼神中排斥的意思十分明显。

“用不着这么充满敌意吧?我觉得我们的立场是差不多的,而且面对着相同的敌人。”钟铭温和的说道。

“我们可不觉得我们立场相同,而且你说我们面对着相同的敌人又是谁呢?”孙菲菲有些讽刺的说道,其实她并不介意与钟铭沟通,因为钟铭主动找来,或许会为目前的僵局带来一些改变。但是陷入困境的孙菲菲却十分不满意钟铭心底隐隐透漏出的强大自信。

“我本可以不参加轮回初选,这是我的特权,而因为叶轻眠,我在这里了。那个让你们陷入淘汰死亡的人,也是叶轻眠。所以我们有着相同的敌人。”钟铭说道。

“现在说这些,对我们没什么意思吧。”山茶开口,“至少对我来说,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就结果来说,大家都很危险,如果一直没有人能获得15条信息,那么所有人都会被烤死在这个封闭的环境里。虽说现在四周的温度还未给我们带来困扰,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温度带来的压力将会成为致命因素。甚至即使我们打算全力配合,让某个人胜利得到15条信息的能力都不在具备了。”钟铭有些危言耸听的说道。

“那么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呢?”罗诺问道。

“目前的状况是,有3人拥有6条信息的领先优势,为了避免被这3人成功达到进入蓝色房间的15条信息门槛,所以所有人都不得不投出拒绝票。因为规则说只有第一个获得15条信息的才能进入蓝色大门的房间,那里是离开的关键。本来如果我们在第一回合就选择全员投出接受票,10个人如果能互相信任,那么就能同时获得进入蓝色大门的权限。但是因为第一回合的合作破裂,导致了不信任,从而让整个局面因自私而陷入僵局。那么我们现在最好的策略就是将一切拉回到起跑线,也就是游戏的最初状态。”钟铭不急不缓的对4人说着,虽说是在建议,但其越来越自信的坚定语气却感染着其他人,让人觉得,这么做,可行。

“游戏的最初状态?”罗诺等人疑惑道。

“没错,就是所有人处在同一状态,即拥有相同的信息数量。只有所有人处在一条水平线上,才能促成全员合作。否则如果有哪怕一人领先,那全员共同达标的事情就不会出现。”钟铭说道。

“说的简单,谁不知道要这么做,可是怎么让那三个拥有领先优势的人投出接受票呢?只有他们投接受票,我们才能所有人处在同一水平线上。”孙菲菲感觉钟铭说的有些道理,但仔细想想好像并不是多么难想到的事情,可是实现的难度太大了。

“边缘策略。”钟铭说道。

“什么是边缘策略?”孙菲菲不解。

“是勇敢者的赌局。”钟铭在一边解释道,“边缘策略是指,将冲突逐渐升级直到战争爆发边缘,借此施加强大的压力,迫使对方做出对己方有力的退让。或者也可以说,这是一种威胁策略,制造或利用一种双方都绝对无法接受的可怕结果,对对方进行威胁。”

“这…我还是有些不太清楚,要怎么做呢?”王千山说道。

“两个人站在疾驰的火车上,火车即将进入隧道,谁先低头谁就输了,但是如果都不低头,那么就会撞倒洞口而死。谁能坚持的久一点,谁就赢了。”钟铭用蛊惑的声音继续说道,“我们应该团结起来,对处在优势地位的3个已经获得6条信息的人进行威胁。要么自己去投接受票,让所有人得到的消息数量相同,大家回到起跑线。要么就让这种僵持状态持续下去大家一起死。只要你们抱定了宁死不屈的想法,就一定会成功,比如说那个叶轻眠,我知道他正是拥有6条信息的人。”

“你是怎么知道的?”王千山问道。

“猜的。”钟铭回答的很顺口,看似说的和随意,但眼神却直接明白的告诉别人,我能确定就是叶轻眠,我有证据,但我不告诉你们。

其实钟铭知道叶轻眠必然是第五轮自毁的那一个人,因为自己和苏漫城想到的事情,也许他也想到了,在做着某些类似的测试。

10个人除了面前的4个第一轮被忽悠投了接受,自己和苏漫城还有叶轻眠自毁一次,那么到底是谁处在领先优势就一目了然了。

钟铭知道叶轻眠和自己一样,之所以毫不顾忌的自毁一次,就是因为知道迟早会出现一个必然要拉平所有人信息数量才能推进进程的局面。所以这4人去威胁叶轻眠,就是给叶轻眠一个信息,差不多是时候拉平消息数量,进行最后的博弈了。

钟铭相信,刘狄的投票是能被叶轻眠左右的。同时也对另外两个领先的人,白点点和金秀什解释清楚局面,要么重新开始,要么一起死。

之所以不建议他们直接威胁金秀什和白点点,是因为金秀什的气质太冷了,而且行为果断,钟铭头一次见到能对自己这么狠又这么年轻的小姑娘,那种绝不妥协的战意,那种宁为玉碎的狠辣,活脱脱就是一个大写的意外,对于一个不确定性如此严重的点,钟铭不愿去触碰。

而不建议他们去威胁白点点的原因就简单了,按照白点点自己的原话‘老子是吓大的。’白点点过去常年混迹各种三教九流的地方,接触着各种牛鬼蛇神。威胁、虚张声势这种事干的不要太多,况且白点点虽然怕死,但也光棍,是一个顺毛驴,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如果真要跟那4个人对上了,不一定结果会如何了。

“在现在这种僵持的局面中,这也许不失为一个方法。我们再商量一下,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的话…”罗诺点头接受了钟铭的提议,但是他们这个4人小团体明显还要再商议些事情。钟铭微微点头告辞,自信如果不出意外,所有人信息数量被拉平的局面很快就会出现。但是钟铭却是猜错了事情进展的走向,一场小意外出现了。

“其实我觉得不一定要去威胁叶轻眠,那三个人都是前次轮回剩下的人,要除掉他。虽然不知道叶轻眠怎么惹上监察者的,但是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一个新人,跟我们一样。我自认为只想自保,所以对我来说钟铭那边三个资深者才是最大的敌人。如果一旦表现的优秀了,说不定会遭到攻击。我觉得,钟铭是在挑拨我们和叶轻眠之间的关系,在这局轮回游戏里分化我们。”孙菲菲推测道。

“我觉得孙菲菲说的有道理,其实这个边缘策略,威胁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让人知道我们已经抱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心,只要别人都知道了我们的想法,那么想要打破僵局,信息数量领先的人就一定会选择投出接受票。”王千山附和道。

“叶轻眠也是被针对的一个,或许我们可以把他也联合起来,至少不要得罪,之后的事等活着出去之后再说。”山茶建议道。

“没错,对我们来说,钟铭那3个人才是最大的敌人,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去威胁那个叫白点点的小混混。一来,我觉得他一定是占据领先地位的3人之一,因为我能感觉到他的自私和每次投票前虚伪的表演。二来,这种小混混一般贪生怕死,我们4个人一起威胁他,他一定会感到压力,我们容易成功。三是让钟铭那些人知道,虽然我们是新人,但也绝对不是随便受人摆布的,以为自己参与过轮回游戏就想让我们威胁谁就威胁谁?这不可能。我们偏要威胁这样的前辈,让他们知道我们也不是好惹的。”罗诺说道。

“我同意罗诺的说法,这样一来我们没有直接和叶轻眠那边产生冲突,以后如果需要结盟也多了一条选择。如果听了钟铭的,把叶轻眠得罪了,以后能否在关键时候联合不说,不产生大冲突就不错了。”山茶补充道。

4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就把事情分析的很清楚了,于是集体同意以白点点为突破口,进行边缘策略,让所有人回到起点。

不久之后,4个人集体出动,走向大厅中间蹲着抽烟的白点点。路过叶轻眠旁边的时候,罗诺等人还朝叶轻眠点了点头致意。

这就让叶轻眠有些迷惑了。他们要干嘛?怎么有点看不懂,暗常理来说,自己不是应该是那个让人最想怼死的一个吗?他们刚才是对自己示好吗?轮回规则因为自己才变成了淘汰死亡,这几个人是失忆了么?

相对于叶轻眠的不解,当钟铭看到那4个人竟然走向白点点的时候,脸色微变,“这几个白痴。”

“白点点,你是不是那3个有用6条信息的人之一。”孙菲菲气势汹汹的问道。

“是啊。”白点点有些迷糊,不知道这几个人要干嘛,但还是十分坦然的承认了。虽然罗诺等人很希望能准确的得到白点点的真实信息,但他这么不要脸的直接就承认了,丝毫不顾忌自己之前是如何鞠躬,如何煽动大家投接受票的历史,让几个人感到一阵恼怒。

“我们要求你下次投票投接受票!”罗诺毫不退缩的说道。

此话一出,震惊了这几个人之外的所有人,钟铭表情凝重,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叶轻眠一口口水差点把自己呛了过去。

“不止是你,还有另外两个拥有领先消息数量的人,你们也听着。我们要求你们在下次投票投出接受票,我们所有人的票数拉平,不然就一起死吧。要知道,现在已经不会有人再投接受票了,你们唯一的出路,就是回到原点,然后所有人一起全员接受,同时获得15条信息,打开蓝色大门过关。”

叶轻眠看了一眼钟铭,这就是钟铭去找那4个人商谈的结果么?

钟铭也在看叶轻眠,脸色平静,读出了叶轻眠眼神中传达的意思,似乎有一些嘲笑。钟铭并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对那4个炮灰都算不上的人感到深深失望。

白点点在经过了短暂的震惊和呆傻后,才明白,自己竟然被威胁了,当时胸口就被一团火烧了起来,心道我就那么像软柿子吗?白点点将抽了半截的烟用力的撵在地上,挺着胸站起来。“你们算老几啊?几个初选都没过的小崽子学会威胁你家白爷了?你家白爷上界轮回,一路从初选次选杀到终选,都没人敢吓唬老子。”

苏漫城一边看着热闹一边点头,这话倒是不假,白点点掌握着死亡宣告,拥有3次在任意时间任何地点杀死任何人的能力,从来都是他威胁别人。

如果这4个人选择威胁叶轻眠,那么白点点在权衡利弊下,虽然恶心,但也许真的会无奈投一票接受票,毕竟一直这么僵着也不是事。但是这个威胁人的祖宗却被4个他看不起的人明目张胆的逼着要去投接受票。

别说白点点本来就有些抗拒,如果真的妥协了,那这面子也就彻底丢了。白点点这人,或者说这种打小混大的家伙,丢命也不愿丢面子。

如果这4个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或许还有可能,不过现在直接扫了人家面子,白点点这脾气恐怕忍不了了。

白点点根本不给那4个人说话的机会,各种脏话机关枪一样的从他嘴里蹦出来,四射的吐沫星子在灯光的照耀下清晰可见。白点点的声音很大,谁想开口,就会立即被白点点更大的声音盖下去。一边骂一边压迫性的朝4个人走,竟把4个人一路逼退到了墙边。

“龟儿子威胁老子,草了,怕死是孙子。有本事你们这群白痴继续投拒绝票。什么玩应,我还就告诉你了,老子下回还投拒绝票,去你妈的接受接受,接受你奶奶腿儿。妈逼的,滚,操!”

“想威胁老子?告诉你们,给老子听好了。别说我白点点欺负你们,你们轮流投接受票,把你家白爷的消息数量一路加上去,让老子进入那个房间。规则不是说了么,里面是离开的关键,你们投接受票让老子进去,说不定我一心软也透漏一点消息给你们,说不定你们也能出去。当然了,如果那里直接就出去了我就没办法了。你们要是不给老子投接受票,那就一起死呗。白爷在江湖混,要能让你们几个欺负了,那还不如死了算了。”说完,白点点往地上吐了口吐沫,掏出一根烟,气鼓鼓的走开了。

4个人迷茫了,没想到白点点竟然是一个完全不妥协的人,那怎么办?要僵持下去,任由回合流逝温度升高,大家一起死么?或者真要选择自己再次投出接受票,让白点点成功获得15条信息,如果那样,他会不会跟别人分享蓝色大门房间里面得到的关键信息。有或者如果进入那个门,直接就离开了,其他人怎么办?怎么才能让进入那房间的人跟其他人共享信息呢。

“这才是边缘策略的成功案例唉。”叶轻眠叹了口气,还真有些佩服白点点了,演技真好。如果说这里有一个人最不想死,那叶轻眠觉得一定是白点点,但是看他那气势汹汹的样子,谁有敢赌呢?

“他们好像有些被白点点说动了的样子。他们明明不是去威胁白点点的么?一会不会真的投接受票去了吧?”刘狄也无奈的说道。

“两个车手在一条直到上相对行驶。如果都不转弯就会相撞。如果先转弯就算输。其中一个人高喊自己绝对不会转弯,另一个却把眼睛蒙上了。最后谁转弯还用说吗?他们4个真是撞枪口了。”叶轻眠举了个例子说道。

“如果他们真投了接受票,对我们不是也有利吗?到时候我就可以进那个蓝色门了。”

“但是白点点也会跟着你们一起进去,我可不放心,那种人能干掉还是干掉的好,否则以后也是麻烦。”叶轻眠小声说道,“白点点的能力——死亡宣告实在是太无解了,看过死亡笔记没?就是在小本本上写个你的名字,你就挂了。就凭这个能力,他能把所有对手从头吓唬到尾,而其他人还不得不妥协,实在是头疼。难得的一次机会,绝对不能放过。所以,他不能赢。”

“哦。”刘狄有些无奈,他觉得叶轻眠的杀心很坚决,也没再说什么。

“还有一点,那种发展方向并不在我的计划之内,也不在那几个人的计划之内,变数实在太多。刘狄,帮一个忙,去告诉那4个人,不要动摇,下次投票继续投出拒绝票。我有办法,交给我来解决。”

“另外,秀什,你去告诉白点点,你也是拥有6个信息优势的三人之一,你会坚定不移的继续投拒绝票,希望白点点也能坚持投拒绝票,迫使另外的人妥协。”金秀什点点头,虽然完全搞不懂这是为什么,一边让刘狄告诉那4个人不要妥协,一边让自己告诉白点点逼那4个人妥协?不过金秀什的执行能力完全高过了好奇心,也许是出于对佘璇的信心,佘璇认可的人,就是她值得相信的人。

北京有癫痫病医院
湖南治疗妇科医院哪些便宜
哈尔滨阴茎异常勃起专业的医院
江苏区哪个妇科医院好
天津哪家妇科医院好预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