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即墨信息网 > 科技

立地封神 第五百四十一章:满目苍山卷天云(三)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4:10

立地封神 第五百四十一章:满目苍山卷天云(三)

一念及此,萧御缓缓闭上双眼,源核之中浩瀚的源气磅礴而生,这股风力的束缚力极强,如果想要全部根除,只会顾此失彼,所以萧御只将源气凝结于一隅,缓缓向前推动。但这样一来,萧御的身体更不受控制,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不过十数息之间,已经向下坠落百丈。

“你的天风束威力非常,用来对付他是不是太认真了些。”小楼之上,栾宗楼主看着笔直下坠的萧御,缓缓说道。

只见光影一闪,栾宗楼主身旁一人站定,嘴角拂过一缕淡淡的笑容,“连临阁主的宸冰诀都能抵挡,我这区区天风束也算不了什么。”

栾宗楼主一笑,“那可未必,宸冰诀虽强,却不是实质的源气攻击,他原本就曾展示过逆天的精神力,能够侥幸抵挡也能够理解,你的天风束却和宸冰诀不同,弄不好是会让他丢掉性命的。”

“你明知他实力超凡,何必替他担这么多心,他一战完败我的弟子,再战和我师妹平分秋色,如果连天风束也不能破,我也就不用见他了。”

栾宗楼主眼角笑意流转,指尖一道寒冰百合凝结,目光悠然地望向天际,“殿主亲自下令

,万一他有什么不测,你可不好交代了,玄镜。”

玄镜眉心如画,修长的睫毛下眸光轻扬,“老实说,我对他的信心,或许比他自己还多。”

“咻——”

二人说话之间,萧御又下坠了近两百丈,恍若一道流行从九天向大地坠落,萧御自始至终双目轻阖,竟没有任何其他的动作。

栾宗楼主眉心微微一皱,“你猜他想做什么。”

玄镜轻轻一笑,“自然是在蓄力破我的天风束,将全身之力凝于一点,逐次击破,虽然是不错的选择,可惜他还是将天风束想的太简单了些。”

栾宗楼主眉心微扬,“你刚才还说对他有信心,现在却开始质疑他,这样好像不是很好吧。”

玄镜淡然说道,“我只是对他最终能破开天风束的结果有信心,至于他破开的过程,老实说我也没底。”

栾宗楼主轻扬一笑,“这句话如果是从别人嘴里说来,我一定觉的很奇怪,但是听你说却感觉很平常,看来你平素说话总爱颠三倒四,连我也快习惯了。”

玄镜抿嘴一笑,眉眼流转之间,萧御已经坠到近千丈,如果不是二人都身负绝顶修为,在苍莽云海之中,恐怕连萧御的踪影都捕捉不到了。

极目望去,萧御依然保持恒定的姿势,竟然从头至尾都没有变换过,栾宗楼主缓缓吐出一口气。

“没想到,他竟然如此沉得住气——”

“呼呼——”

漫天罡风尽数灌入,萧御双耳之间恍若雷霆阵阵,当日他虽然曾从陨落之渊坠落,但陨落之渊不过才数百丈,至于白虹谷,萧御则始终以源气控制下降的速度,像这样从数千丈之高的山峰自由坠落,还是第一次遇到。

体内的源气滚滚流转,却始终难以解开冷风的束缚,哪怕是现在已经坠落到一千二百丈之外,依旧没有解开半分。

这个结果显然超出了萧御原本的预料,按照这个速度下去,只怕就算能最终破开风力的束缚,也一样会粉身碎骨。

寻常人遇到这种情况,最正常的表现无过于慌乱,萧御却在短暂的惊异之后,迅速恢复了冷静,心中千念流转,最终双臂伸直,身体化作流线之形,竟然加快了下坠的速度。

“咦——”

栾宗楼主眼中闪过一缕异色,“我原以为他会借用外物暂缓下坠之势,没想到他竟然反其道而行之。”

玄镜的目光穿过层云牢牢落在萧御身上,眉心暗含疑惑之色,显然萧御的选择也超出了她的预料。

栾宗楼主察言观色,淡淡一笑,“怎么,连你也把控不了他的想法了么。”

玄镜神色平静,唯有眉眼之间多出三分肃然,“他行事的确不能以常理度之,好在想要解开天风束,按照常理原本也极难,就算他强行破开,只怕伤折也十分严重,未必能平安落地。”

栾宗楼主点了点头,“你的话的确有几分道理,但你的眼神却告诉我,你心里可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平静。”

玄镜微微一笑,“从他坠落的瞬间开始,我这颗心就一直悬着,我早已说过,我相信最后的结果,却不清楚整个过程,重责在身,自然有几分心惊。”

栾宗楼主负手而立,悠然有仙人之姿,“这话又未免太过了些,就算他当真不能解开,难道你还不能帮他么。”

玄镜眼睑微垂,“自然可以,怕只怕——”

话音未落,似突然想起什么,玄镜眼神微微一变,似喃喃自语道,“原来如此……”

“嗯,”栾宗楼主看了一眼玄镜,“怎么?”

玄镜眼中精光流转,无形之中气势陡升,“他之所以加快下坠的速度,或许是想要摆脱我的天风束的控制力,然后再以力解开。”

栾宗楼主眉心微蹙,“以你的实力,至少也要到两千三百丈开外,对天风束的控制力才会削弱。”

玄镜沉声说道,“从两千四百丈开始,我的束缚力就会开始衰减,到三千七百丈之外,则完全失去对天风束的掌控。”

栾宗楼主脸色微变,“等到他落到两千四百丈之外,留给他的时间恐怕已经微乎其微,而下坠的冲击力之强,则根本不是他能够抵抗的,就算解开了天风束,还是一样会粉身碎骨。”

栾宗楼主的话似正中玄镜心事,玄镜的脸色也同样一变,“寻常情况之下没有人会这样选择,但我担心他少年人年轻气盛,无论做出什么选择恐怕都有可能。”

对于这句话,栾宗楼主显然深以为然,“敢于只身来神女峰寻求一个公道,已经不是年轻气盛这四个字能够形容了……”

玄镜眼中骤然掠过一道精光,周围的风在一瞬之间沉寂了下来,栾宗楼主看在眼里,知道玄镜对天风束的控制力已经开始削弱,也就是说萧御现在已经下坠了两千四百丈以上的距离,留给他的空间,不过才区区六百丈。

白银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嘉峪关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铜川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白银好的癫痫病医院
嘉峪关治疗宫颈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