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即墨信息网 > 育儿

黑卡 第六百七十五章 命太硬见谁方谁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5:56

黑卡 第六百七十五章 命太硬见谁方谁

江元超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赶忙冲着邹子期和他的同事抱抱拳,表示歉意。

“听说点儿事,有些气愤,抱歉抱歉。”江元超跟邹子期打过招呼之后,便看着石磊,脸色却显得格外的阴沉,眼神也有些不善。

“这个混账东西,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

江元超压低了声音,石磊却能看得出他内心的愤怒,这让石磊彻底确信,江元超跟汪凯明的后续动作无关。

倒不是石磊容易轻信于人,但是江元超,石磊原本就比较信得过,关键是江元超没必要做这样的小动作。

“行了,石头,这件事我会处理。”江元超没等石磊表态,立刻做出了决断,这种事,本来就不需要等到石磊表态。

说罢,江元超站起身来,掏出直接走出了包间。

想了想,江元超把刚刚拨出还没有接通的汪凯明的掐断,随即从通讯录里找到另外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陈叔叔您好,我是江元超。”

“呵呵,小江啊,这么晚给我打干嘛啊?”那头,是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江元超压低了声音说道:“陈叔叔,上次因为我帮胡晓华他们家找你们做退市的事情,接触到了你们公司一个叫做汪凯明的人。他也因为那件事而升了职,原本是件两全其美的事情。我一个朋友呢,也因此在你们公司开了户,然后,居然让我朋友发现,汪凯明在关注他的户头,现在居然发展到跟着我那位朋友买进卖出的地步。陈叔叔,原本我朋友是想直接报警解决的,这种利用职权做的事情,已经涉嫌职务犯罪了。不过由于是我做的介绍人,我那位朋友怕我难做,所以提前跟我打了个招呼。我也不希望因为这件事,影响到陈叔叔公司的声誉,所以就把他劝了下来。但是这件事,无论如何都是要给我朋友一个交待的。”

陈姓男子一听,顿时大惊,道:“还有这样的事?不过,汪凯明今天下午出门跟一位客户去验资,结果那位客户没事,汪凯明也不知道抽的什么疯,开车一头撞在了高架的护栏上,把高架护栏都撞通了。现在人在医院,还不知道检查结果怎么样。当然,出了车祸这种意外,并不能掩饰他工作上出现的问题,尤其是利用职权查看客户隐私这种事情

。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下,我们也不方便对其作出处理。小江啊,你跟你那位朋友说说,等到汪凯明出院了,我们一定会给他一个交待。也正好,我们会趁着汪凯明住院的这段时间,对其进行内部调查,一经查实,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

江元超也有些意外,汪凯明撞车了?

他脑子里第一反应是石磊干的。

但是想到汪凯明是自己撞在了高架的护栏上,而不是跟其他车发生了碰撞,也打消了这种疑虑。

“好的,那就麻烦陈叔叔了。”

“不麻烦不麻烦,这本来就是我们工作出了问题,还要麻烦小江你好好安抚一下你的朋友,千万别报警。你知道的,这种事,其实在任何一家证券公司都免不了,但如果闹到警方那里去,麻烦可就大了。”

“好的,陈叔叔,我会尽力安抚我的朋友。”

挂了,江元超百思不得其解,回到了包间。

“石头,我发现,只要得罪你的人都没什么好果子吃啊。汪凯明今天下午就已经出事了,你猜猜看,出了什么事儿?”

石磊当然心知肚明,但他不能说出来,只是装作茫然,摇了摇头,说:“什么事儿?难道是经侦那边发现他有问题,给他抓起来了?看来他不是只看了我一个人的户头啊。”

江元超哈哈一笑,摆摆手说:“那倒不是,说实话,其实汪凯明做的这种事啊,在任何一家证券公司多多少少都会出现。毕竟,那么多员工,难保出现良莠不齐的情况,出现几颗老鼠屎总是免不了的。一般来说,没有人实名举报,这种事很难直接闹到经侦那边去。不过,汪凯明大概也算是罪有应得,这家伙,下午跟着一个客户去验资,结果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居然一头撞在了高架的护栏上。那么厚的护栏,生给他撞通了,现在人事不省的呆在医院呢。”

石磊做出大吃一惊的模样,道:“出车祸了?”

“据说还不是车祸,根本就没有车跟他发生碰撞,那个客户也是安然无恙,只是他自己一头撞上了高架的护栏。也不知道他开车的时候在琢磨些什么。”

“这我能说一句活该么?”

江元超大笑起来。

从石磊的表现,江元超也彻底打消了怀疑,他不认为石磊真的做出这种事后,还能装作如此若无其事的样子。

“我跟他们公司的老板打过招呼了,他也表示十分震惊和愤怒,说正好趁着汪凯明住院这段时间对其进行内部调查。只是目前这个情况下,他们不好立刻对汪凯明做出处罚的决定,只能等到他出院了。”

石磊点点头,表示理解,道:“虽说我很讨厌这个家伙,但是突然发生这种意外,我还真有点儿于心不忍,要是这时候再对他进行处罚,是有点儿不近人情了。那就暂搁一段时间吧。”

聊到十一点多钟,江元超和石磊找了个地方吃了点宵夜,各自回去。

第二天,江元超又给石磊打来,他保持着对汪凯明的关注,他在里告诉石磊:“石头啊,这事儿发展到任何人都有点儿意想不到了。汪凯明已经醒了,这小子也算是命大,身体居然只有一些表面的擦伤。发生这么严重的碰撞,他连骨头都没断一根。但是,他却失忆了。失忆的时间倒也不长,大抵上就是他升职的这段时间。我琢磨了一下,这恰好就是他认识你的时间段。石头,我现在简直要怀疑你身上带着诅咒了,谁招惹你谁就是自找不痛快啊。老天爷是你干爹吧?”

“失忆了?不会是装的吧,难道是他察觉了我已经发现他职务犯罪的事情了?”

“没那么邪乎,你又没报警,也只是跟我说了一下,我打过去的时候,他已经出事了。只能说是你这个人命太硬,谁得罪你谁就会被方。看来,我以后还真是要小心着点儿跟你接触,千万别被你给方了。”

石磊笑了笑,心说被我方还真是挺正常的,不过,我以后很难有那么大的手笔,拿出那么多钱来让暗夜之瞳帮我方人玩儿。

“失忆……呵呵,这种桥段真是……太特么狗血了,要不是我认识这个人,我肯定认为这是韩剧啊。”石磊假模假式的说着。

萧瑟良说

保底第四更

昆明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山西治疗白癫风医院
四川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昆明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山西治疗白癜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