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即墨信息网 > 育儿

专家的质疑和建议中储粮和中粮不可回避的问

发布时间:2019-11-25 09:50:13

专家的质疑和建议 中储粮和中粮不可回避的问题

在国际粮荒面前,中国免疫,这得益于政府的干预和国有粮食企业的支撑

粮荒!粮荒!

数月以来,从东南亚地区蔓延扩大的米价暴涨,席卷北美至非洲的广大地区。联合国甚至将食品价格的上涨比喻为“无声的海啸”,称其将令全球超过一亿人陷入饥荒。

中国成为沙漠中为数不多的绿洲。国家粮食局局长聂振邦在3月初就表示,中国的粮食库存和市场供应都很充裕,短期内不会出现所谓的粮食危机。因为,背后有庞大的保障体系在运转。

这个体系包括我们关注的国企:中储粮、中粮。

恐慌与免疫

菲律宾。大米的发放要在军警的监控下才能进行,每人每天限购3公斤,以手指上的墨点为标记,防止重复排队。

俄罗斯。为了确保低收入人群能买得起粮食,俄罗斯粮食协会建议政府恢复粮食票证制度。

芝加哥期货交易所。4月22日,糙米期货再现大面积涨停行情。

统计显示,大米、小麦、玉米、大豆和植物油都处于历史高位。2007年世界小麦价格上涨了112%,大豆上涨了75%,玉米上涨了50%,大米2008年第一季度就上涨了42%,势头迅猛。

为什么会出现粮荒?

联合国粮农组织助理总干事兼亚太地区代表何昌垂认为:“第一,国际上粮食储备已经跌到25年来最低水平,需要一段时间粮食储备才能回升。第二,有些主要的粮食出口国采取了限制或禁止粮食出口的措施。”

“面对国际农产品价格的迅速上涨,必须隔断国际价格上涨传导至国内,同时大力发展粮食生产,做好国内市场的供应保障。”中储粮总经理包克辛多次表示。

据国家发改委统计,2007年底,粮食产量超过1万亿斤,而国内粮食消费量1.02万亿斤左右,基本能够自足。

在国际粮荒面前,中国免疫,这得益于政府的干预和国有粮食企业的支撑。

2008年2月初,国家发改委宣布2008年小麦和稻谷粮食最低收购价,比去年每市斤提高0.03~0.07元,并将稻谷最低收购价执行范围除吉林、黑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四川7省之外,又扩大到辽宁、江苏、河南、广西4省区。比起全球粮价近乎翻番的飙升来,几分钱的涨幅几乎可以忽略了。

国有企业的支撑

“手中有粮,心里不慌。”这句话被温总理反复引用。

温总理所称的手中的粮,离不开两家中央企业——中储粮和中粮。

包克辛这样介绍中储粮成立背景:在建国初就专门建立了应对灾荒和战争的储备粮。到上世纪90年代初,为了解决农民卖粮难问题,政府将粮食收购起来,建立了国家粮食专项储备,并成功地平抑了1993、1994年出现的粮食“涨价风”。

但那时的储备制度存在一些弊端:数量不实、质量不保,出现丢粮、坏粮现象,需要的时候调不出、调不动,销售也不畅,形成大量亏损坏账。为了扭转这一局面,2000年,党中央、国务院做出重大决策,决定组建中储粮总公司,对分布在全国的直属库的人、财、物实行垂直管理,各项指令一竿子插到底。

中储粮最主要的任务是,服务国家粮食宏观调控,实现“维护农民利益、维护市场稳定、维护国家粮食安全”的目标。

任务繁重,收购、腾仓换库、投入储备,今年国家粮食宏观调控的目标是保障粮食基本供给不脱销、不断档,粮食市场价格不大涨、不大落。

在世界米荒的压力下,用中储粮自己的话说,是在“全力落实着国家有关政策”。

抑制粮食价格过快上涨,现在主要是采用向市场投放储备粮,增加市场供应的办法。今年拍卖25万吨储备油,采取定点定向销售,要求加工后直接供应市场,市场油价迅速回落。不仅在植物油上,在抛售储备玉米时也采用定向销售给终端用户的办法,尽可能压缩中间环节,让利给消费者。根据实际情况,改进调控,不断提高执行宏观调控任务的能力。

毕竟中储粮和中粮都是企业,不是政府调节机构,该如何在保障社会利益的同时实现经济利益,经过十几年的市场经验,中储粮总结出了“高抛低吸”的运作模式。市场上需求大于供给时,价格就会上扬,这时候就需要往外抛,增加供给,平抑市场;反之,市场上供给大于需求时,价格就会下跌,就吃进,扩大需求,把粮价托住。

目前国家粮食储备分中央储备和地方储备,中央储备由中储粮总公司直接管理到储备粮承储企业,地方储备这块在各地可能继续分为省级、市级和县级,这样就形成中央到地方的四级储备。

今年3月以来,针对国内外市场农产品价格不断飙高的压力,中储粮已先后数次集中抛售小麦、稻谷、中央储备玉米等粮食作物。仅在3月26日至27日间,中储粮就面向市场投放了最低收购价小麦443.88万吨,由于市场需求不足,实际成交只有68.41万吨。但仅此一举,其价格也比前一交易周的价格下降了5元/吨。

中粮董事长宁高宁也要求各下属企业,一定要从大局出发,担负起社会,尽最大努力加大保障市场供应和加强价格控制力度,不得因为成本增加而减缓生产,不得因为赢利降低而减少销售,充分发挥国有龙头企业在保障国家粮食安全中的作用。

据介绍,中粮集团所属油脂企业目前满负荷运转,加紧生产。1月份,仅小包装油的市场供应量就达到490万箱,比去年同期增长65%。此外,为保证原料供应,大豆采购部门也在密切跟踪国际大豆市场。由于散装油和小包装油的价格差,中粮集团小包装业务今年以来亏损已超过1亿元人民币。

在这两家中央企业内部都流行着这样一句话“粮食安全,重于泰山”,或许这正是企业支撑国家粮食安全的推动力。

应对挑战

中国的粮食调控政策确实平稳了粮食价格异常波动的局面,而三农专家李昌平却对这种调控政策的可持续性产生了质疑。

2008年2月的雪灾就曾考验过粮食企业。

包克辛说:“幸亏这次灾害是发生在南方稻谷主产区,当地都有较强的大米加工能力,出库以后加工大米就可以供应市场。如果这种重灾发生在主销区,当地没有什么加工能力,一旦再没有成品粮库存,保障市场供应难度就比较大。”

目前中国储备粮基本上是原粮,原粮不能直接食用,有一个加工问题。现在由于市场经济发展,粮食加工布局也在调整,小麦加工明显地向产区集聚,包括河南、河北、山东的面粉销往全国;食用油加工则明显向沿海沿江港口集中。

从农产品流通规律上讲,储备与加工环节衔接同样重要。要进一步完善和调整储备粮的区域布局和品种结构,加强销区和粮食加工集中区储备,使储备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参与到粮食流通之中。完善储备体系是一个系统工程,不足的要充实;地域上不合理的要调整加强;各级储备分工由原来的平行分工改为纵向分工,然后保持一定的销区加工能力。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林森博士也曾提出质疑。其一,地方储备管理机制还存在一些问题,储备粮食的质量还有待于提高,吞吐方式尚欠灵活;其二,有些体制关系尚未得到完全理顺,中央储备粮管理实行的是垂直管理,地方储备粮管理实行省、市、县三级储备制度,其在相互协调功能上尚存在一些问题,在收购粮食时,各级储备企业为了完成收购任务,很容易展开盲目竞争,既给市场粮价的波动带来不利的影响,也给购销企业增加了市场风险。另外,协调功能的不畅,还容易造成粮仓的重复建设,带来资源的浪费。

农业专家们的质疑和建议,正是中储粮和中粮不可回避的问题。

励志文章
民生视野
运营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